[双击左键滚屏]
老家的龙须洞山
水之语 (2018-6-23 8:58:00) 12270 [    发表评论 2 ]
   老家海溪是青田县西北部的一个边远乡镇。它深处括苍山中,方圆只有35平方公里,是一个高山小盘地。龙须洞山就高高的耸立在盘地的西边。
    龙须洞山是海溪民众的圣山!春夏秋冬,晦明变化,山上飘渺的云雾或者笼罩山顶、或者横遮山腰,都预示着天气晴雨的变化。乡亲们世世代代都在大山的庇佑下生产劳作,晴晒雨种,繁衍生息。
    山循洞名,而洞以草名。说来也怪,诺大的一座大山之中,只有龙须洞前的那一片生长着茂盛的龙须草。这种通常用来编织草席的长长细细的草,如同是扎在土地里的绿色铁丝,一丛丛的生长茂盛。
  龙须洞其实不算洞。在那大悬崖下,一处石壁坍塌,形成了一个高宽各约十来米的穴窝。洞穴不深,只有两、三米左右,上口坍塌得厉害,则深一些。有股细泉从一侧脉脉地流出,难怪洞前的龙须草生长这么好!
  山洞粗朴,却是乡亲们的圣殿,常常有人上来祭拜!民间一直都在传说,这龙须洞是东海龙王修炼的地方。龙王为了寻求仙气,当年循迹来到这里,终因流连山中的美景,就常年驻留修炼。龙王也因此成了乡民们的守护神!
  有人说得唯妙唯俏:瞧,龙须草是龙王的长胡须,那泉水是龙涎,这个山洞其实是龙王的嘴巴,大崖石分明就是龙头,而整座山脉是龙的身躯。能有如此丰富的联想,想必也是个爱乡的人!
  这样的大山之中,自然有许多奇峰异景让人留恋忘返。山上突兀而出的奇岩怪石,令人惊叹于大自然的鬼斧神工。山顶上,那状若人形的八仙岩,堪称一绝。乡人为此杜撰了一个故事。说是有一樵夫某天上山砍柴,看到山顶彩云袅袅,听得仙乐飘来,异于平常,便好奇地爬上去看个究竟。却见得八位仙人聚在一起,有的吹箫起舞,饮酒对唱,也有下棋对奕和旁观的。樵夫不禁地讶然失声,惊动了仙人。被凡人见了真身的神仙们急切地石化遁去。仙人走了,留下的大岩石为龙须洞山增添了一抹奇异的色彩!
  山不在高,海拔只有1220米的龙须洞山,处处美景如画。山间,四季的云蒸霞蔚,阴晴变幻,都是秀丽景象,美不胜收。最好的是在冬季。雪霁之后,旭日东升,红亮如金的阳光投照在皑皑雪峰之上。经过白雪折射的光茫普照在整个盘地上,散发出慈爱的温暖笼罩着整个大地,映衬着每一张喜悦的脸庞!因此,我们喜欢冬天,喜欢沐浴在这样的光辉之中。
  锦绣美景能够招引来许多奇禽异兽,其中就有象征着吉祥长寿的白鹤。而今,山上还空余着四个白鹤洞,那是当年仙鹤栖息的地方。山下溪边有一处开阔的沙滩,叫做晒鹤滩。这里简直就是仙境了!我们仿佛看见,那成群的白鹤在清冽的溪流中嬉水、斗闹,欢快地鸣叫着,刚刚还风度翩翩地亮翅晒羽,一个转身就潇潇洒洒地展翅凌云。
  白鹤们晨出夕归,都是沿着小溪飞翔。人们就将小溪叫作鹤溪,连带着,也当作老家的地名。在一些族谱的记载中,老家早年还有过“鹤山”、“鹤鸣”、“鹤栖”等地名,都和白鹤密切相关。因此说,我们海溪才是真正的鹤家乡!
  老家的地名几经演变,与白鹤有关,与水也有关联。在南宋,东海的潮水沿着瓯江涨至海口。老家因为位于海口的西北,就被改为海西。
  后来,大约在清朝后期,又改名为海溪,一直沿用到现在。事出有因,或许是祈祷更多的水而这样改吧,又是海又是溪的。可是,事与愿违,海溪常年缺水!
  不知道,老家是从什么年代开始缺水;不知道,仙鹤是何时一飞而去不复回。或许,老家的祭鹤节显露了端倪。每年的这一天,老人们会从村里选出一对金童玉女,手举着纸鹤,率领众人沿街游行,其间鼓乐奏鸣、琴箫相和。一行人来到黄畈垟的众主殿,虔诚地供奉上猪羊牲品,拜祭鹤神。临近中午时分,祭祀结束,每户人家都会分到胙肉。
  后来,我读了朱成栋先生的《海溪杂谈》,才知道一些缘由。相传,鹤群在一次归途中遭遇了狂风暴雨。其中,一只年老的母鹤经受不了打击,不幸力竭而亡。仙鹤悲愤,就向雷公、电母寻仇,群起攻击,闹得雷公电母心生惧怕、不敢入境响雷布雨。这样,就长久的无雨干旱,让百姓遭了殃。乡亲们只得求助于主管本境的神仙——众主大人陈五官老爷。众主大人觉得兹事体大,就出面劝慰仙鹤,疏解纠纷,并谕示乡民,每年在小暑之后的第一个卯日祭祀母鹤。于是,老家就有了一个特殊的节日。
  祭鹤节因鹤而立,又关系雨水,是个独特的节日,也是老家独有的。乡亲们非常重视,如同端午节、中秋节一样。家家户户过得十分隆重,每年都按照传统的习俗,在中午吃卷饼庆贺。
  说起老家,说起缺水,又得说起一个传说。据说,早年有一个阴阳师路过海溪,他看遍了前前后后说道:海溪是条船,大家生活在船舱中,吃喝不用愁,唯独缺水!将信将疑的,人们把这个传说流传了下来。
  老家的地形确实像一条船。众山环绕,层峦叠嶂,如同船舷一样,只有西边的龙须洞山一峰高兀,犹如舢舨船翘着的船尾。山谷中间的腹地稍为平坦开阔,像是船舱。一条小溪汇集着山涧细水,在谷底蜿蜒地东流而去。
  人们傍水而居,在溪流的两岸生活、生产。这条称为“坑”的小溪平日里水流不大。乡亲们甚至谑称为“蓑衣坑“,意思是说只在穿蓑衣的下雨天才有些流水,待到雨止放晴、蓑衣脱下,水流就小了。夏日里,只要稍晴几天,小溪就会断流。大家日常生活和涮洗都发生困难了,还谈什么生产灌溉?有人因此戏言:“没水撑船——海溪”。这当然是文人的玩笑话。也可见,海溪缺水是出了名的。
  缺水容易引发矛盾纠纷,特别在夏天抢种时,总会发生一些农田分水的争执。最严重的一起发生在刚解放时,因为久旱求雨导致官民冲突,还死了好几个村民。政府后来在龙须洞山脚下修建了南塘水库,才让大片良田的灌溉得到保障。
  常常想,那个阴阳师铁口断言的依据到底是什么?应该说,老家缺水原因是多方面的:比如人口增加过快,造成过度开垦,从而严重破坏山林植被,造成水源涵养不足;再如地形如船,没有外来水源;还有,山涧溪水汇集,源流不长,并且山陡、支流细小;以及水利建设投入不足,没有筑建更多的山塘和水库用于日常储蓄,等等,有地理的因素,也有人为的不足。
龙须洞山水资源贫乏,其他的如竹木油茶等也不丰富。可是,乡亲们却世世代代的热爱着这片土地,给予满腔热情地耕作,用辛勤的汗水将这块缺水的小盘地开垦成为县里闻名的粮仓!
从地质来说,海溪曾经是个的火山口,因而境内土地含砂量高。在这种自然条件下,人们磊石开造梯田,付出的艰辛劳苦更甚!水田从来是无比的宝贵,而稻米也弥足珍贵。可是尽管缺水,老家的稻米却十分优质,粒粒饱满如珠。用它做出来的粉干美味可口,更是珍品。细长的海溪粉干晶莹洁白,不糊不烂,声名远播,深得各地群众喜爱,市场广阔。现在工艺改进,粉干的产能增加,已经走出了国门,远销海外。
  结合砂质山地的特性,人们在旱地里种小麦,并且还轮种了适宜的蕃薯。在那个“瓜菜代“的年月里,海溪因为蕃薯丝大量外销,名声大噪。后来,土地联产承包,家家户户又都种植柑桔。略带酸性的砂地里,生长出皮薄肉甜汁多的桔子,备受市场青睐。一上市,四邻八乡的人们就记住了海溪柑桔的味道,带来了十分显著经济效益。人们的生活才由此普遍好转,渐渐地有了生活在富裕的“船舱”里的感觉。
  其实,与周边相比,农业社会里的海溪是个物阜民丰的“船舱”。不然,怎么可能有那热闹的集市? 百十年来,老家每月“逢一”赶集。在每个月农历的初一、十一和廿一,四乡八村赶集的群众好像过节一般,盛装而来。市面上农副产品丰富,物资交流活跃。米面粮油,吃穿用戴,竹木材料和工具、用具,家禽牲畜,以及修理焊补的等等,几乎与生产、生活息息相关的应有尽有。人们沿街买卖,让川流不息的人群穿过狭窄的街道,时常会发生梗阻。尤其是集市中心的花园店街上,人如箸立,时不时地就寸步难移。每当这时,前面后面就响着一声声的“走啦”、“走呵”的叫喊声!
  曾经,有人想要割掉这条“资本主义的尾巴” ,但终究挡不住人们生产和生活的需要。改革开放后,金、丽、温等地的客商带来更多琳琅满目的商品,使得集市越加丰富、多彩!
农贸集市让老家美名远扬。外乡人一提起海溪,就竖着大拇指,莫不交口称赞,特别是当地的蕃薯丝、粉干丝,柑子和猪仔!
  可是,进入新世纪后,老家失去区位优势,渐渐落后。许多人在城市化和城镇化的浪潮中,纷纷进城打工、做生意。每月三次的集市已无往昔的繁荣,顾客则是留守的妇女老孺。
近年来,常住人口少了,可是随着人们的生活需求提高,缺水却更加严重。政府只得在东坑筑坝拦水,然后用管道引流,基本解决了群众的生活用水。只是,我们又同东坑发生了联系!
当年,我们的祖先远迁而来,就落脚在东坑那边,将那里建设成为金丽温三个州府的通衢之地。零星存在的平整古道和构建精美的石拱桥,都显示了那一带曾经的繁华。后来的事,竟然与龙须洞的传说如出一辙。人们被龙须洞山吸引过来,就逐渐地向西搬迁。经过再一次地开拓,祖辈们开辟出现有的这一片天地,又将之建设得十分繁荣。却不曾想,若干年后的我们又要使用当年的水源,真可谓是世事无常!
  这当然也是乡亲们勤劳与勇敢的最好明证!无论到了哪里,他们总是能够依靠自己的智慧,凭着勤劳的双手开创和建设美好家园。我们应该感谢他们,赞美他们!如果,站上山顶全览了家乡的美景,就会被他们的勤劳和勇敢折服,就会毫不犹豫地发出由衷地赞叹。这是我的感受!
  在2017年的金秋九月,我如愿地爬上了龙须洞山的顶峰。这是我第二次登顶,却与当年小学时的春游间隔了三十多年。沿途的杂草丛生,遮掩了许多绝壁悬崖和嶙峋怪石,让爬山少了一些刺激和乐趣。那一天,晴空万里,碧蓝如洗,桂风和煦。我们站在龙须洞山巅峰,家乡全境一览无余,心旷神怡;转身远眺,丽水市区的一片高楼大厦,明晰可见,三角形的紫金大桥突兀如在眼前。
  一位本家指点我观察家乡的地形地貌。山下村庄的座落似乎都有着风水上的说法,当然也符合自然地理的科学。在不经意间,我发现,花园山岗边上的正教寺竟然是老家的中心,其他的建筑和村落都是围绕着它而展伸、延伸。
  正教寺,是一座千年古刹,始建于唐朝宣宗大中三年(公元849年),至今有1170来年历史。它在几经改建后,殿宇深广,僧人众多,供奉着好些菩萨神圣,香火旺盛。寺前的广场和寺下宽敞道路是用大小相近的鹅卵石铺成,其间拼有花纹图案。这些鹅卵石来自海口江边的溪滩,全是人力挑来的。道路两旁是双层的挑檐木屋,几十户人家的门面都是旧时商铺的样式。可见得,那些络绎不绝的四方香客带来的市场是何等繁荣!在解放后,高大威猛的四大金刚和所有的菩萨塑像被清除一空,古寺改作粮库。寺旁有一座包公庙,却终能幸存,在几经断续之后,又依旧香火鼎盛了。
  现今,寺前还保留着一座清朝道光年间的戏台。老戏台是纯木结构,还有一个很雅致的名字,叫做张月舞台。其雕梁画栋的精美与豪华,挑檐欲飞的挥舞和轻盈,令人叹绝!
  从山上看,最为注目还是学校,那是传说中最好的风水宝地。本家指着余山岗和邱山岗说,那就是两条龙,分别从龙须洞山奔腾而下,在尽头又猛然回首,仿佛是双龙抢珠,又好像是在拱卫着宝珠,而宝珠就在学校那处位置!
  想来也不足为怪。学校的前身是麻家官宅,亭台廊榭的,院庭深深。麻家是元朝初时的望族,财丁兴旺,出了好多高官,因而显赫无比,自然要选在风水极佳处落户。只是后来家道败落,麻家老夫人就将大堂改作佛堂,塑造夫人娘娘陈十四的金身,供人敬拜。乡邻尊称这里为“夫人宫”。解放后,人民政府将这里改建成学校,集中全乡学龄子女进行正规的全日制教育,为社会培养了大大小小的万千人才。我想,所谓的风水也许不全是妄谈吧。看,这地方不仅能兴旺一族一姓的时运,也能普惠全乡的民众!
  沿溪建筑的新房子密集相连,就像是一条红飘带。一条条白亮亮的水泥路连接星罗棋布的村庄。村庄内处处红瓦楼房,呈现出一番欣欣向荣的景象,让人感到由衷的欣慰。
  也许是怀旧,我突然地想,那些大四合院子要是还在,该是多好!当年大户人家的院子是一个地方的标志性建筑,是历史,而且宜居的,能聚集人气。随着时光流转,它们一幢幢地消失,令人叹息,尤其是奚家大院!
  奚家大宅院建于公元1774年,它的主人是清朝乾隆年间的大学士。庭院户深三进,前后院落开阔,走马廊围合。厅堂阔敞,梁柱雕饰精美,匾额如牛,威严气派。廊道用长条青石彻坎,又用石条搭成台阶,联通院子。方形的大院子用鹅蛋石铺奏地面,拼凑着花纹图案。整座古宅院的规模之大、工艺之精,为邻近乡县之最。然而,在上世纪末,居户们竟自行拆除大门楼和厅堂,前后与道路贯通,分解后又各自拆建。一座体现着高级工艺水准的明清建筑文物就这样遭受毁灭!从此,乡人们仰慕的和引以为自豪的奚家大院成了历史,它的身影只能在一些人的回忆中零星闪现!
  现在,老家幸存的古建筑只手可数,而能够体现传统文化底蕴的,只有正教寺的那座张月舞台。它独具古韵,只是飞檐轻舞的身影,尽显着寂寞孤单和岁月的沧桑!
龙须洞山下的海溪人充满着乐观和智慧的。他们不仅开天辟地,建设美好家园,而且也开创许多独具地方特色的非物质文化。这些文化活动都有着重要的教育意义,代代传承,惠及后人,譬如年节习俗,婚丧礼仪,耕读的传承和慈孝的宣扬等等。其中,最负盛名的要数春节里的各种灯舞,如鱼灯、马灯、花灯、花鼓灯、采茶灯等等,但独占鳌头则是龙灯。
  在上世纪八十年代的一个元宵节,海溪境内的七支龙灯队浩浩荡荡地从各自的村庄出发,一路上锣鼓喧天,炮仗雷响,先去众主殿参拜了境主老爷,然后聚集在学校的操场上表演。那种七龙齐聚的精彩和万人空巷的欢腾场面,恐怕是绝无仅有了!
  时下,最红火的还是鱼灯。在铿锵有力的鼓点指挥下,两队各七、八个舞灯人身着统一的服装,精神抖擞地奔跑、跳跃,将手中的鱼舞得活灵活现。传统的海溪鱼灯舞受到刘国师刘基的指导,它的队列队形和鼓点中都暗藏军事玄机,每一个章节就是一个“阵法”。因此,鱼灯舞不仅是一种庆典的文化活动,更是一种强身健体的操练和军训。经过了现代化的修改和包装,现在的海溪鱼灯舞文艺味道十足,适合舞台表演。它已经驰名中外,一些欧洲人都会了。因此,在欧洲的大街上,我们可能也会听到熟悉的”咚-咚咚-锵”的鼓点!
  传统的灯舞都赋予特定的象征,从不轻易启动,尤其是龙灯,非得国泰民安的盛世不会举办。传说中,龙是司雨的神,能够影响着我们农作的收成。这样间接的生杀大权,谁敢不敬畏?我们崇拜龙,以龙为图腾,或许与此有一点关系。
  鱼是吉祥物!乡亲们钟爱稻田鲤鱼,其中包含着寄托和祈祷。通常,田鱼能养到稻熟,就表明水田不会缺水,风调雨顺的,稻谷必定丰收。这是上天好生之德的眷顾,当然还有龙王的保佑。我们终究是托了鱼的福!因此,为了表达感恩和祈福,乡亲们在春节庆贺丰收的时候,专门制作四只龙头鱼身的鱼灯。年轻力壮的小伙子举着它们,神气威武地走在鱼灯队伍的前头,舞动时更是劲头十足。
  生命离不开水。人们的许多文化活动都包含着这个主题,只是乡亲们表现得更加突出,方式简略朴素,因而独具地方特色。
  在山下生活了近千年,我们没有一丝的嫌弃和抱怨,兢兢业业,刻苦辛勤地劳作。这一方山水土地养育了身体,这一片天地的日月精华健全了精神,我们永远心怀感恩!龙须洞山也没有辜负人们的虔诚,总是毫不吝啬地馈赠了他的所有!因而,钟灵毓秀,大山里的人男俊女俏,有多少人走出大山,奔向祖国各地,奋发作为,在各行各业贡献自己的青春和力量;又有多少人奔向世界各地,努力拼搏,实现着自己的人生价值和梦想!
  我们信奉龙的传说、祭拜仙鹤、舞动火红的鱼灯,是一种精神上的寄托,也是一种感恩的教育和回报,更是一种对着美好生活坚定不移地向往!每一个从大山里走出来的人,都魂牵梦绕着老家的龙须洞山。大家怀着同样的心愿和祝福,无不衷心祝愿老家重新繁荣。我们希望老家的人们抓住这次 “乡村振兴”的机遇,将老家建成一个美丽的新农村,再造一个山青水秀的人间仙境。那时,龙须洞山一定就会重放异彩,仙鹤也会重返家园!
广告服务 | 公司简介 | 联系方式 | 意见反馈 | 版权声明
中共青田县委宣传部主管青田侨报社主办 浙江在线新闻网站平台支持 批准文号:浙新办[2006]54号 浙ICP备07019704号
通用网址:中国青田网 地址:青田县鹤城镇新大街25号 电话:0578-6829101 6829956 Email:info@zgqt.zj.cn